“会不会开启石门的方法在那批尸骨中?”所谓鼎炉,乃是修者拿来汲取能量,冲破瓶颈的物件,这位修者口中所称的鼎炉,前面带有“绝色”二字,当然指的是美女,而且是修炼有为的女修者。远处,往外一处要地卡口,一位士兵队长,用一只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位从远地而来,背着一个包裹的,也是一只眼睛的松树妖,关键询问,道“你,在外面有没有犯案!”卡口旁侧是一张几处座位,一位妖魔,动作着手中的笔一丝不苟地笔动记录着。

远远云雾脚下,有冉锋而动,青云雾处,山峰平地连绵,临江平卧。三江开拓,万水崩腾不休,“嗖嗖!”两道剑光一逝,独远,曲之风,沈月柔,冰云,一一落在了一处空旷前沿的地面之上。无名一路走,一路学,一路印证自己的心得,有的时候看到两个截然不同的观点,也会停下来盘坐在地上思考这些知识的对错与否。

  何建明:40年精致记录祖国
  完成50余部报告文学作品

  40年来,报告文学作家何建明完成50余部以长篇为主的报告文学作品。中国改革开放的每一个重要时间节点,他都用笔记录:关注三峡工程,他写《国家行动》;抗击非典,写《北京保卫战》;还有记录汶川大地震的《生命第一》、利比亚撤侨的《国家》……他一直在场,从未缺席。

  何建明的故事要从一个江南小城说起。他的家乡江苏常熟文风昌盛,家家重视教育。何建明遇到好老师:“语文老师上课不念课本,给我们讲历史故事,《三国演义》《水浒传》……”后来,何建明考了苏州地区语文最高分,这让他产生一个坚定的目标,要当作家。

  七八岁时,何建明在亲戚家过暑假,看到桌子上有一本“没头没尾”的书,连封面都不见了。他拿起来津津有味地看了一个星期,书中主人公出场时和自己差不多年龄,之后遇到心爱的姑娘、当兵打仗、成为作家……这是他第一次读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知道书名,却一直按着主人公的人生轨迹在努力,“我也要当兵、写作,遇见我的冬妮娅……”

  1976年,19岁的何建明,沿着保尔的轨迹去参军,新兵连还没结束,又被选中去当报道员,后来成为新闻干事、新闻记者,一干就是20多年。

  在湘西,还是小报道员的何建明经常跟着野外工作的部队卡车出去采访,驾驶室没有多余位置,他就趴在后面的露天车厢。道路危险,但神奇的喀斯特地貌,溶洞、地下河、透明的小鱼,让他在1978年发表第一篇文学作品《湘西历险记》,从此开始一边写新闻一边进行文学创作。年仅23岁的他,是全军新闻报道见报率的第一名,还是优秀报告文学奖最年轻的获奖者。

  上世纪90年代初,转业到某报社的何建明在采访中发现,国家矿山滥采滥挖现象严重,以致矿难频发,由此诞生他的第一部重要作品《共和国告急》,获得首届鲁迅文学奖。回忆往昔,何建明心有余悸:“去矿区采访,蒙上我的脸才带我进去。有一次发洪水,把矿山的废渣冲垮了,一路都是伤亡。这样的惊心动魄,几乎每天都会碰到。”

  1998年,关注贫困大学生的《落泪是金》让何建明成了“名人”,媒体报道铺天盖地。他当时在《中国作家》上班,全单位只有5部电话,打进来的每一通几乎都找他。“当时年轻,想得很简单,我在北大清华看到这么多贫困大学生的艰难处境,我必须把这件事告诉社会。”因为揭露了教育的不足之处,当时有教育部领导说,“何建明写了一部不好的作品”,但此后各项制度改革,包括大学“绿色通道”的产生,都源于此。

  “很多人认为,批判性才是报告文学最有力的武器。这句话一半是对的,报告文学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去发现、揭露社会的问题;但就像教育一个小孩,惩罚是一种方式,找一个好榜样是另一种方法。”何建明说。

  在近20年,他写浙江安吉小山村实践“两山理论”的《那山,那水》、讲述一个老人36年开通“天渠”的《山神》、讲述贵州扶贫的《时代大决战》、反映浦东沧桑巨变的《浦东史诗》……“作为报告文学作家的独特感受是,有的作家在回望过去,我在展望未来,这两者的时差有将近50年。我写浦东、港珠澳大桥,要思考的是它们对中国今天和未来的意义。”

  写《国家行动》时,何建明换了出租车、飞机、轮船、吉普车、拖拉机5种交通工具,凌晨1点才到达三峡移民点,睡在一所中学的课桌上。凌晨三四点,哨声响起,移民要出发了,他赶紧起来采访。

  一大批移民准备上车时,他看到一个镜头:一个带着小孙子的老太太突然停住,回过身来,向着老屋跪下,磕了三个头。接着,两个人、十个人、上百人……移民们都慢慢转过身来,向着即将被淹没的故乡磕头,“这不是作家在书斋里坐着能想象出来的”。

  今年62岁的何建明,身为中国作协副主席,依然在到处跑。写《山神》就因为看到一篇简短的新闻报道,去了之后盘山公路开了两个半小时,200多道弯。到了山上,下着雨,80多岁的主人公黄大发拉着何建明就来到悬崖边的水渠。

  “路很窄,只能侧着走。我拄着一根他给我的竹竿,走还是不走?他在前面,走一段回头看我一眼,搞得我很尴尬。必须走,不走,情感就到不了这一步。我走下来了,果然从第二天开始,他见了我就一直拉着我的手……”何建明说。

  从小城走出的小男孩,归来时已成大作家,站在故乡桥边,何建明感慨:“真是注定我要走上文学道路。我60多岁了,觉得血还如20多岁那会儿,不得不写,不写不行。”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蒋肖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虽然,几位身着白衣的长老都躺倒在地面之上,可他们的身躯依然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圆形,在幽黑的地面反衬之下是那般醒目,要不是他们身体之上的斑斑血点,谁也想不到,就在刚才发生了,难以想象的惨烈一幕。“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江华倒退了几步,身上的气息瞬间变得冰冷起来,袭向四周。

  中新网3月20日电 19日,观察纪实节目《现在的我们》举行开播发布会。节目片花首次曝光,其中90后排爆专家王铭、帮助重症儿童实现梦想的80后海归徐文俊、常年24小时值班的急救车医生孙士县,他们的故事经历也感染了在场观众。

节目组供图
节目组供图

  《现在的我们》由王晓龙担任主持,每期邀请三位青年榜样分享他们的经历故事,主持人、新闻评论员、青年职场导师马丁担任青春观察员对他们进行采访对话,其中还会有青春见证人的惊喜出场及六位青春观察员的现场提问。

  同时,为了让观众更加贴近青年榜样的生活,节目会通过纪实短片的方式展现他们的成长状况及工作状态,录制现场也会借助相关道具,通过实景互动的方式还原青年榜样的工作处境,邀请观众现场体验。

青春观察员马丁和主持人王晓龙 节目组供图
青春观察员马丁和主持人王晓龙 节目组供图

  作为节目的青春观察员,马丁在现场也分享了自己的录制感受,他说通过这次录制,他看到了这些奋斗中的年轻人身上的韧劲儿,他们对于梦想的坚守不仅让他热血沸腾,也让他感到十分佩服。

  当天,节目中的青年榜样代表郭凯、黄强亮相发布会现场。郭凯,从进城务工人员逆袭成为港口金蓝领。他表示未来,自己不仅要做一名蓝领工人,更要做一名大国工匠。

  黄强,来自四川的一个音乐追梦少年。由于视力不好,经常承受着别人非议的目光。现在,他在一家琴行工作,白天上午练琴,下午教学生,晚上有时候去酒吧驻场或者拉着音箱,背着吉他到街头唱歌。他说他的梦想就是希望有一天在家乡拥有属于自己的琴行。

张超凡 节目组供图
张超凡 节目组供图

  当天,张超凡也参加了发布会,这个90后姑娘虽然在一出生就失去了左小臂,但她并没有抱怨命运的不公,她坚强独立,支教,创办艺术学校,创立梦想助学金,生活过的充实而有意义。她表示未来自己将帮助身边和她一样的孩子,做一个向上向善的好青年。

  此外,《现在的我们》还发起了“写给未来的自己”梦想慢递活动,参与者可以给未来的自己写信,还可自行选择1年后、2年后或是5年后等不同的时间收到。据悉,节目将于3月31日起每周日晚21:20在山东卫视播出,共十二期。(完)

没未等他反应过来,那些狮鹫兽已经成群结队的朝着江华猛扑了过来。妖兽狼崽顿时迈开腿狂奔起来,虽然身躯很小,但是他的速度异常快,身法也是不凡,以无名堪比九重巅峰境界的人的都追不上它。玹镜内的修士几乎不可能离开那一界,除非是像姜遇这样从迷墟离开,或者如同抱石院那位圣人借助中域的古传送阵传到另一界,这足以说明烂柯寺的神秘与强大。 (责任编辑:宫野真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