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雀”登陆上海 申城半月内遭台风“两连击”

购乐彩   2019-01-21 09:31:07   【打印本页】   浏览:25373次

奥特雅斯圣域之城,灯火通明。圣域大殿,远处,魔法之门,魔法之门闪动。魔法之门,远离圣域,这是设计之初就考虑到的,并且有非常等级的森言守护,万夫长编制。“呼哧......“魔法之门闪动,四道人影惊现。让他发毛的是,疯圣人自始至终都没有搭理他半句话,当他出手触摸时,让他毛骨悚然的事情发生了,手掌直接穿过疯圣人的身躯,这并非是有形之体。几日后……

店伙计闻听斗篷客所言,登时间脸上浮现出一种难以置信并且惊喜过望的神情,其一边紧紧攥着碎银块点头哈腰地叙说着,一边缓缓倒退着离开了斗篷客所在的房间。穆棱和吴绍群两人也是各自使出绝学,那些密密麻麻的剑雨都被阻挡了下来。

  湿地丰美 大雁流连

  日前,数千只大雁在天津北大港湿地上空成群结队,从独流减河入海口方向飞往北大港水库,这种壮观的场面很少见。当地渔民非常惊奇:“这几天每天黄昏时都有雁群飞过,这个季节往年从没看到过。”

  进入“三九”以来,北大港湿地大部分水域结冰。不过,连日来,巡护人员观测发现,目前仍有20多种、5万多只鸟没有离开,总量创近年来新高。2018年年底,北大港湿地还迎来“贵客”DD白头硬尾鸭。

  有鸟类专家表示,这些现象跟越来越好的湿地生态有密切的关系。2018年,天津市七里海湿地、大黄堡湿地完成退耕还湿98.1平方公里。目前,北大港湿地内所有鱼塘已全部退出,生态补水量逐年加大,新增湿地有水面积超过27平方公里。

  图为北大港湿地上空飞翔的大雁。

扎 西 王树江摄影报道

大长老可没有功夫听他们之间的对话,他在查探了一番杨立的病情之后,不觉叹了一口气。虽然少年的身体依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还是在他们走之前那样被半吊在空中,但是其体内的丹毒已经深入了体表,有的地方已经侵入了肌肉之中,特别是他的印堂之处,两道眉毛之间,大长老在那里摸到了一处凸起。盍江,道“少侠快人快语,那我们就直说了吧!”

  关注弱势群体真实感人的《天堂鸟》  

  1月11日,由严西秀参与编剧,杨真执导,黄小蕾、王迅主演的温情励志片《灵魂的救赎》暖心上映。该片讲述了地震中一个破碎家庭走出悲伤的故事,何国典(王迅饰)与杜茉莉(黄小蕾饰演)在地震中失去了儿子,伤心的夫妻二人来到株洲打工,何国典遇到了酷似儿子的小学生宋文西。宋文西的父母因为工作忙碌而疏于对孩子的关心陪伴。两个彼此都需要关怀的人遇到了一起。剧情跌宕起伏,台词虐心暖情,感动不少观众。
这是严西秀参与创作的第一部搬上大银幕的作品,但不是他第一次将视角聚焦到弱势群体身上。2002年严西秀创作的大型方言喜剧《天堂鸟》,塑造了两个农民工的典型人物--“王傻傻”和“李扯火”。他们从农村来到都市,遭遇了太多的挫折和苦难,被骗与骗人,奋起与沉沦,坚持与放弃,成功与失败、快乐与痛苦……

灵感来自家里下水道堵塞

  “他们是我们身边常常遇见的那种十分鲜活的人物,前提是你必须真心诚意地关注他们。”严西秀创作《天堂鸟》的灵感来自于家里的下水道堵塞。“有一次,我家的下水道堵了。两三天里楼上楼下六户人都不敢用水、不能上厕所。究竟谁家的过,没法儿说清。无奈,我请来两个民工,讲好三十块‘包打通’。”
两个年轻人折腾了两个小时还是打不通。查来查去,才知道下水道连通楼下的化粪池。“从化粪池‘反通’下水道,也许能打通。两个小伙子打开铁井盖,满满一池的大粪‘闷’了出来。偏偏下水道的出口又在井盖下一尺左右,上面的大粪必须先弄走。一个民工对我说:‘大伯,你多给我们十块钱,我们用手抱走’。我说:‘行。但不要用手,想办法找个工具吧。’他们说:‘用手更方便些’。”
说着,就见其中一个人脱去上装,赤裸出古铜色的上身,“他趴在地上,硬是一捧一捧把大粪抱进了垃圾桶。然后,他们又用一根长长的楠竹片,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费好大的劲终于打通了下水道。我让他俩上我家用肥皂好好洗一洗,他们说‘太脏了’,边说边到旁边的污水沟里去洗。我忙递上五十元,说不用找补了,两个民工千恩万谢。”
望着他俩离去的背影,严西秀突然想起自己在外地打工的儿子,深知打工生活的不易。“民工是生活在这个社会最底层的弱势群体。善良的悲悯心和社会责任感,是作家必备的秉性。我想,我应当为他们写点儿什么。”2002年,严西秀应邀为峨眉山写作品,住在峨嵋山大酒店里。那一天,雷电交加,暴雨倾盆,严西秀准备了两年的农民工的“信息”涌上心来。

凭记忆和情感三天写了三万多字

  “当时我准备的资料都没带,就凭借记忆和情感,三天写了三万多字。”这三天里,除了吃饭,严西秀一直在写,“困得遭不住了就和衣而眠。”这个作品就是《天堂鸟》。“回到成都后由成都市曲艺团徐玉琨、王迅、任平、张玺、袁永恒等完成排练,在611礼堂连演三场,场场爆满。在武警指挥学院演出时,全场有50多次掌声。后又在成都锦江剧场等地演了20多场。之后,又由省曲艺团明星们排了第二版,更名为《我的兄弟姐妹》,由李伯清、沈伐、廖健、李亚西、闵天浩、李莉波等演出。两次开座谈会,都是希望多演。后来还拍成了40集电视连续剧播放。”
严西秀笔下的“王傻傻”和“李扯火”不是沉默寡言的,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述说衷肠。他们既有喜剧性格也有彩色的梦,也因为这样,他们才能忍受生活的苦难。“它成功之处在于,用一个看起来轻松的外壳,包装了一个沉重的内核。我是很用心写的。写作中,不时有眼泪涌出,很久没有这种酣畅淋漓的创作快感了。”
其实,严西秀笔下的人物,很多都是生活中的弱势群体,他通过作品为他们发声。“作家艺术家,理应是最具社会良知的人。藐视权贵,同情弱者,是作家艺术家的天性。如果有能力,应多做善事;如果没能力,可以为平民百姓鼓与呼;如果因种种原因做不到,至少可以洁身自好。千万不要去为虎作伥,亵渎了‘作家艺术家’这个光荣称号。”
严西秀认为“作家要坐三等车”,其真正意义是“提醒我们时时要置身于平民百姓之中,自愿成为其中一员,与老百姓同呼吸、共命运。体验老百姓的生活,理解老百姓的感情,爱之所爱、恨之所恨。让自己的‘艺术人生’有着与平民百姓相似的坎坷与挣扎。只有在自己心中装满老百姓的喜怒哀乐,血管里流出的才可能是血,也才有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作家艺术家。”

待虬髯大汉等七人急冲而过之后,四人策马前行之时,纷纷扭身向后,将早已添加满了弩箭的冲锋弩顺势一举,嗖嗖声中,不知多少枚弩箭瞬即连续射出。数日之后,姜遇的尸身冰冷如石,血液也早已凝固,禁锢住肉身的秩序神链也刹那解体,在姜遇识海混沌的尽头,一颗极为微小的混沌颗粒骤然崩裂,从中缓缓走出一道微小的身影来。守墓老人看了无名一眼,仿佛能看透无名的心里在想什么一般,没有一丝凌厉与霸道,有的只是一种平和的氛围,颇为赞许的看着无名说道:“放心,没有你想的那样,只是想完成千千万万年来的心愿罢了,那一张封条并不是为了封印他们的,所以你可以放心,我只是不忍心看着他们在为诸天付出了那么多之后,还要被老天作弄,变的人不人鬼不鬼!”

本文链接:http://www.cedricw.com/2019-01-08/28305.html


[责任编辑: 李佶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