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一旁的齐非凡,水烟箩等人也都看着无名,不过无名没有要做出解释的想法,也没什么可解释的,但是心中却是对百晓生的情报网异常的惊讶,百晓生不愧是百晓生,除了那些无名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之外大多数只要露头就会被他们查到,这样的一个势力隐藏的触角实在让人觉得可怕。每一次看几乎都不一样,有时候能看到宇宙的全貌,有时候却只能看到一颗星辰,在这样迅速的转换之间人的精神仿佛是在被经历被拉扯,被撕扯的过程。反倒是无名对二十三皇子点了点头,他没有角木蛟那种莫名其妙的骄傲,对他来说,这种骄傲也根本没有什么必要。

二十三皇子返回帝都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帝都,不过在整个帝都紧张的气氛之下,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浪花,但是暗流涌动却更加的激烈了一些。难怪这血衣公子竟然如此有底气,原来背后藏着这样一个高手,换了谁,也都是心中有底气的。

  极端主义在新疆由来已久,罪孽深重,是危害新疆各族群众的一股浊流。极端主义鼓吹的“圣战殉教进天堂”等歪理邪说,是把群众推向人间地狱的精神鸦片,是彻头彻尾的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的恐怖主义意识形态。

  极端主义是策动暴恐活动的思想根源。20世纪90年代以来,新疆地区发生的数千起暴恐事件,背后都有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的阴影。从破获的暴恐案件看,作案团伙的纠集过程都是从非法宗教活动开始,通过拉拢成员,传播“圣战”音视频进行洗脑,灌输“殉教”意志,再进行暴恐训练,使一些人变成滥杀无辜的凶残暴徒。极端主义是万恶之源,一日不除,暴恐活动就难以禁绝,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就无从谈起。

  极端主义是裹挟无辜群众的精神迷幻。在新疆,极端主义把极端思想与宗教捆绑在一起,与广大信教群众捆绑在一起,与社会生活捆绑在一起,采取鱼目混珠、偷梁换柱的手法,教唆群众对抗政府管理,仇视所谓“异教徒”,干扰正常社会生活等。曾经一个时期,南疆一些地方出现“婚礼不能笑、葬礼不能哭,小卖部不能买烟酒,也不能看电视、听广播、看报纸”等怪现象。在现实生活中,一些人受到极端势力的蛊惑、蒙骗、裹挟,有的思想行为异常,六亲不认;有的无视国家法律,为所欲为;有的直接参与暴恐活动,丧尽天良,成为替极端势力冲锋陷阵的炮灰。

  极端主义是阻碍新疆前进的邪恶力量。在极端思想毒害下,南疆一些地方一度呈现背离世俗生活、背离主流价值、背离现代文明的逆向化趋势。在政治认同上,极端势力宣扬群众享受的优惠政策“都是胡大给的”,导致一些群众心里没有共产党、没有祖国的概念;在经济发展上,极端势力煽动“汉族人的东西不清真”等,导致一些群众排斥市场经济,缺乏竞争意识,沉浸在保守落后小农思想迷雾中;在文化生活上,极端势力大搞精神控制、文化排斥,导致一些少数民族文化被冲击、被禁锢、被封闭,一些群众思想扭曲、心理压抑,戴上了沉重精神枷锁。

  面对极端主义肆虐,新疆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贯彻落实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治疆方略,坚持依法治疆、团结稳疆、长期建疆, 以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为重要抓手,综合施策、多措并举,探索出中国特色去极端化路径。

  牢固确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抵御渗透能力。新疆在去极端化工作中,深入开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中国梦教育,大力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积极引导各族群众牢固树立正确的国家观、历史观、民族观、文化观、宗教观,树立“三个离不开”思想,增强对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共同建设美好精神家园。

  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架起精神文化桥梁。新疆在去极端化工作中,在保护各族群众使用本民族语言的同时,加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学习培训,促进各民族文化在与中华各民族文化交流融合中,在与现代化参与交汇中,在与世界多元文化交流互鉴中蓄足底气、坚定自信,推动各族群众汲取科学知识、融入现代社会、共享文明成果。

  学习国家法律法规,培养遵纪守法的合格公民。新疆在去极端化工作中,高举法治旗帜,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问题,不管什么人,不管哪个民族,不管信仰何种宗教,都必须严格遵守宪法、法律、法规。通过学习普及法律知识,引导各族群众树牢对法律的信仰,知道什么行为合法、什么行为违法,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自觉依法办事。

  学习职业技能,增强摆脱贫困的素质能力。人有恒业,方能有恒心。新疆在去极端化工作中,针对部分人员缺乏职业技能、就业困难等问题,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帮助他们熟练掌握1D2门职业技能,结业后促其有序转移就业、就地就近就业、自立自主创业,使之就业有岗、致富有门、生活有望,这有助于造就符合现代社会要求的产业队伍,有助于打赢脱贫攻坚这场硬仗,有助于改变群众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培养现代观念,激发生活信心。

  提倡移风易俗,建设健康文明的社会环境。良好社会风尚是遏制极端、消除愚昧的重要基础。新疆在去极端化工作中,提倡各民族相互尊重风俗习惯,在衣食住行、婚丧嫁娶、礼仪风俗等方面追求现代文明方式,引导新疆特别是南疆各族群众解放思想,使受到极端思想感染的群众摆脱恐怖主义威胁,摆脱所谓神权族权的禁锢,摆脱陈规陋习的束缚,在精神和情趣上向世俗化、现代化靠近。

  极端主义是人类社会的共同敌人,去极端化也是世界性难题。新疆通过去极端化工作,最大限度挽救了有违法行为或轻微违法犯罪行为人员,最大限度消除了滋生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环境与土壤,最大限度保障了公民的基本权利免遭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侵害,这将为国际社会开展去极端化工作提供有益启示。

  去极端化是实现长治久安的治本之策,需要聚焦目标、精准发力。消除恐怖主义威胁要对症下药、标本兼治,重在治本。暴力恐怖是手段,民族分裂是目的,而极端主义是思想基础。必须坚持一手抓严厉打击,一手抓预防犯罪,做到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努力实现社会的长期稳定、持续稳定和全面稳定。

  去极端化既要靠法治也要靠德治,需要统筹兼顾、缺一不可。法安天下,德润人心。新疆的去极端化工作始终在法治轨道上进行,始终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是什么问题就按什么问题处理,以法律的科学性、权威性和强制性规范人们的行为。同时,要清醒看到,受感染的群众也是“三股势力”的受害者,必须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用拉的方式而不是推的方式,用挽救的方式而不是严惩的方式,用关爱的方式而不是嫌弃的方式进行帮教转化。通过教育培训,让受害者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去极端化不得妨碍公民正常权益行使,需要明确界限、分清是非。我国反恐怖主义法明确规定:在反恐怖主义工作中,应当尊重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民族风俗习惯,禁止任何基于地域、民族、宗教等理由的歧视性做法。去极端化不是针对任何特定民族,不是去宗教化,更不是消灭特定民族文化。任何感染极端思想的人,都有必要接受帮助、教育和转化。根据国家宪法和法律的基本原则和要求,在去极端化工作中也最大限度地尊重和保障了公民人权不受侵犯。

  去极端化是人类社会面临的共同课题,需要国际合作、共同努力。严厉打击恐怖主义,深入开展去极端化工作,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中国历来主张在相互尊重、平等协商基础上,开展对话合作,反对在反恐问题上搞“双重标准”。中国将继续积极参加反恐怖、反极端主义的多边合作机制,联手遏制和打击极端主义,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宁作出新的贡献。

  (徐贵相 作者单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

“噗嗤!”矮脚虎整个人被剑光斩杀成两半,鲜血喷溅了出来,元神也在那一瞬间被斩灭。无名身经百战,不知道多少次死里逃生,而穆胜杰的战斗经验比起无名也是不遑多让,几乎是立刻就试探出了彼此的深浅。

  据报道,歌手邓紫棋(本名:邓诗颖)3月7日宣布和经纪公司蜂鸟音乐解约,昨日有网友发现,解约后“邓紫棋”这个名字已被经纪公司注册,那邓紫棋到底还能叫邓紫棋吗?

  在天眼查中可以看到,蜂鸟音乐有限公司在2014年9月5日申请了“邓紫棋”的商标,2015年7月20日通过初审,在2015年10月21日进行注册公告,有效期10年。

  而这并不是第一起艺名被他人注册为商标的新闻。1995年,“金龟子”刘纯燕因主持《大风车》节目一炮而红,她陪伴了中国亿万儿童的成长。不过,通过查询得知,“金龟子”的商标却不在刘纯燕自己手里。从商标局网站查询,“金龟子”相关商标有126个,早在1994年和1995年就有人注册相关商标,1998年之后有公司大批量注册该商标。忍无可忍之下,2017年10月11日,刘纯燕以“金龟子”商标侵犯自己的姓名权为由,申请宣告无效,并最终获得了支持。

  那么,“邓紫棋”和“金龟子”的情况类似吗?“金龟子”的胜诉是否意味着经纪公司其实并无法阻止艺人使用“邓紫棋”的名字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需要明白公民姓名权的含义。

  姓名权是公民依法享有的决定、使用、改变自己姓名的权利。《民法通则》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冒用。法学理论通说认为,姓名,不仅包括正式的登记姓名,而且也包括笔名、艺名、别号等。

  因此,艺名也属于公民姓名权的范围,只要这个名字能够与本人形成一一对应的关系,就归属于本人,本人就有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和冒用的权利。

  《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明确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该条规定的“在先权利”是指在系争商标申请注册之前已经取得的,除商标权以外的诸如商号权、著作权、外观设计专利权、姓名权、肖像权等其他权利。

  “邓紫棋”作为邓诗颖的艺名,在作为商标的“邓紫棋”申请日之前,歌手“邓紫棋”已经在文化娱乐领域具有一定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系知名公众人物,与邓诗颖的形象也建立了较为稳定的关系。在此情况下,蜂鸟音乐未经邓诗颖授权,直接将“邓紫棋”申请注册商标,有可能损害邓诗颖享有的在先姓名权。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经纪公司将艺人艺名用自身名义注册成商标后,存在侵犯艺人在先姓名权的嫌疑。

  不过,有几种情况可能排除经纪公司的侵权嫌疑,假如邓紫棋在当初签订的经纪合同中已经明确放弃了艺名的商标注册申请权和商标权,又或者曾经签署过同意经纪公司将“邓紫棋”以公司名义注册商标的书面文件时,就意味着将这项权利让渡给了经纪公司,那接下来解约之后,如需使用“邓紫棋”艺名,可能并不乐观。

  最后,我们可以看到,目前蜂鸟音乐已经注册的类别均不是演出服务的核心类别,而只是如珠宝设计、办公用品等衍生品相关的注册类别,其他类别都在驳回复审等程序中,一方面这意味着即使商标有效,邓诗颖可能也只是无法在这些衍生品上使用“邓紫棋”商标;另一方面,邓诗颖也可以及时启动异议程序或在其他类别上提交新的注册申请,以最大程度保护艺名的商标权利。

  □李振武(律师,星娱乐法创始人)

“什么人,竟然敢杀我们银光山庄的人!”蓦然,一声冷喝从远处传来。“没事,不过是一些皮外伤!”齐非凡摇摇头,笑笑说道,笑容灿烂,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一般。“这无名师兄也太大方了点吧,这些丹药我都只是听说,但是见都没见过啊!” (责任编辑:刘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