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评论员:正确引导经济社会发展预期

购乐彩   2019-01-20 21:43:33   【打印本页】   浏览:57678次

到了这个时候,年轻乞丐身上所穿的一应物事,除了玄甲衣及其口袋之中的灰扑扑小袋以外,尽皆是化作了碎片飞絮,散落一地。年轻乞丐双脚颠三倒四一错步,犹若在冰面之上滑行一般,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地闪避了起来。店伙计眼见一物横飞而过,啪的一声砸落在桌子上,其微一愣怔之后,登时眼耳口鼻都挤到了一起,随即哈腰躬身之中,显是有些兴奋激动地说将起来。

一人一猪早就看不惯彼此了,不出意外瞬间又扑杀在一起,将这里搅得天翻地覆,飞尘扑天。再过片刻之后,一股撩人的异香扑面而来,年轻乞丐贪婪地翕动着鼻孔,一时之间,浑然忘我,不能自已。

  用“区间值”为GDP增长留合理空间

  ■ 社论

  不再设定GDP预期增长的目标值,而是设定一个区间值,可以说是充分考虑了国内、国际因素影响下的真实经济发展状态。

  据媒体报道,截至1月18日,共有13个省份在当地政府工作报告中披露了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下称“GDP”)预期增长目标。其中北京、福建和河南等5省份将这一目标表述为区间值,加设上下限。

  与以往设定一个预期增速目标值不同,此番5个省份设定增长区间值的做法是颇为新鲜的,也值得肯定。

  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受内、外部因素共同影响。以内部因素为例,一国经济受产业结构自身,比如产业结构是否合理,像制造业这种最大支柱是否处于转型期以及较大的自然灾害等因素影响。

  而在当下全球产业链一体化的影响下,经济发展受到他国(地区)发展的影响而影响,也是正常之事。因此,不再设定GDP预期增长的目标值,而是设定一个区间值,可以说就充分考虑了这些因素影响下的真实经济发展状态。

  从一些发达国家的历史数值来看,经济发展除了呈现出由高到低的增长趋势这个特征外,也呈现出波动性特征。以美国为例,从较短的2010年至2017年这个时间段来看,其经济增速在1.49%-2.86%间波动。拉长到更长的1961年-2017年这个时间段来说,其经济增速则是在正负间波动。

  如果忽视内外部因素影响,一定要设定一个具体的增长值,就容易出现问题。比如,省级政府设定一个GDP增长值后,地市级政府往往会设定一个更高的GDP增长值DD只有如此才能保证实现省级政府设定的GDP增长值。也只有如此,“一把手”才能确保其政绩和前途。如此传导,到了县级政府,GDP增长值就又要高出一截。

  实际上,如果具体到一个县级政府,受内部、外部因素影响的程度可能更大。像一些产业单一的县域,一旦支柱产业受经济大形势影响出现了下滑,当年的GDP增长目标就完全可能落空。这种事例其实也并不少见。

  于是乎到了年尾,一些地方政府党政“一把手”知道可能实现不了年初设定的GDP增长目标,就很可能作假。这就是通常所说的GDP水分问题,而近年来地方政府GDP挤水分的新闻也时有曝光。

  因而,设定一个GDP预期增长区间值,实际上就是认识到了经济发展的这个特征,尤其是在我国经济进入历史新常态后,为GDP预期增速设定一个区间值的做法则更为科学、也更为妥当。事实上,上市公司在每个年度报告出台之前发布的“业绩预告”,关于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也都是一个区间值。这还是在每年春节前后公布上一年度的经营数据。

  不仅如此,为GDP预期增速设定区间值,也能够有效防止一些次生问题的发生,比如GDP水分问题,地方政府为了实现GDP增长目标对企业提前增税问题等。基于此,近年来出现了一种声音,认为应该弱化GDP增长目标在宏观调控中的作用。甚至有学者认为,应该不再设定和公布具体的GDP增长目标,而将稳定就业作为宏观调控的核心目标。

  但不设定GDP预期增长目标也可能出现新问题,毕竟它是一个督促各地政府持续发展经济的动力,也只有让经济继续发展才能稳定就业。因而,设定一个增长区间值就比设定一个增长值或者不设定增长目标更适宜。这也允许一些遭遇特殊情况的地方经济发展增速适当出现下滑,从而在提高经济发展质量上做好文章。

年轻乞丐上前一步,轻轻一拉鱼欣儿的手腕,绵软轻触之时,两人俱皆是微微一颤。“慎翔,!”

  《啥是佩奇》为啥走红?导演有点儿蒙

  1月18日一大早,微信朋友圈就被一支长约6分钟的名为《啥是佩奇》的宣传片刷屏,影片“温暖、泪目”,而倔强的爷爷打造出的硬核佩奇让很多人觉得很酷。

  该宣传片迅速刷爆了社交媒体,高潮引爆得如此突然,导演张大鹏觉得幸福更觉得有点蒙。直到下午接受采访时,对于这部宣传片的走红,他都是“没预期”、“没想到”的状态,对于外界的各种解读,他更是连称“没想到”。

  导演张大鹏手持影片中的关键道具

  网友狂赞

  好玩儿又想哭

  《啥是佩奇》火了

  英国著名IP“小猪佩奇”在中国有着庞大的粉丝基础,“小猪佩奇身上纹 掌声送给社会人”的段子也曾火过一段时间。《小猪佩奇过大年》讲的是一个充满年味儿的中国故事,影片以真人参演部分和动画剧情相结合,专门设计了国宝熊猫双胞胎的角色,以及舞龙、包饺子等各式各样的中国农历新年习俗,朱亚文、刘芸、归亚蕾、常蓝天、方青卓、李大光、王圣迪、单禹豪等主演。该片由阿里影业、eOne出品,淘票票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发行。

在短片中,大爷为满足孙子的愿望,要给家猪刷红漆

  为了给这样一部动画片提高知名度,营销团队想出了拍宣传片的创意。于是,17日晚间,《小猪佩奇过大年》通过官方社交账号公布了一支宣传片,宣传片的主题为“啥是佩奇”,也是张大鹏进行拍摄的。视频主要讲述了生活在大山里的留守老人李玉宝,为了给他城里的孙子准备新年礼物,问遍全村啥是佩奇的故事,短短的视频让人看得既心酸又感动。网友纷纷留言评论:“幽默中带点感动,看完想回家了”、“真是年纪大了,一个宣传片我竟然看哭了”、“片子拍的真好,硬核爷爷”。

  导演揭秘

  用两天拍成了

  只想讲个质朴故事

  导演张大鹏也被人开始迅速搜索,作为2017中国广告影片金狮奖最佳导演奖的得主张大鹏,1984年6月13日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2003年入学)美术系,担任《七种武器DD孔雀翎》导演、《天安门》电影视觉特效设计、《李卫当官DD大内低手》特效导演,《小猪佩奇过大年》应该是他执导的首部大电影。

  去年的《捉妖记2》把宣传横幅贴到了农村,今年的小猪佩奇也要“下乡”,《啥是佩奇》不走时尚妖艳流行风,而是以情动人,质朴却击中人心,有网友评价说:“这是后现代写实主义与英伦波普小猪的一次有力碰撞”。对于这种“跨文化符号”的高级解读,张大鹏表示接不上话,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

  张大鹏表示,自己结婚较早,家庭观念比较强,就是想拍摄一个淳朴的故事来表现春节的团圆氛围顺便为电影做宣传,此外没有更多的“野心”,“这支宣传片是去年12月,在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花了两天时间拍摄的,就是想通过与动画片具有反差的、不一样调性的叙述方式来讲述这个故事,让成年人也能受到感染”。

  几十个大爷PK

  主演真不认识佩奇

  据悉,主演的老大爷是当地人,是从几十位大爷中“脱颖而出”的素人演员,之前的确不知道佩奇,也没有演过戏,穿着自己的服装表演,非常原生态。张大鹏自认为是一个创作起来很“轴”的人,对于这部短片,他也没有掉以轻心,而是严格遵从于剧本,在现场没有即兴发挥的成分。

  宣传片火爆后,也有网友觉得这是在夸大城乡之间的差距,是对于农村的一种歧视。

  对此,惜字如金的张大鹏进行了反驳,他说:“提问者的心里带着歧视,才会刻意放大这些问题。实际上留守老人们也有卫星电视,也可以看视频直播,这是真实的,不是粉饰。农村可能不如城市便利,但并不是就此来说它不好,城市的发达也有其不好的地方,幸福是相对的。大家的注意力还是要放在故事内核本身,它讲的是家庭里老人对孩子的爱,努力克服困难,最后大家一起看佩奇,过了一个欢乐的年。”

  投资人说

  只是部宣传片

  我们没有功利心

  《小猪佩奇过大年》出品方负责人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优酷电影总经理李捷昨日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他表示《小猪佩奇过大年》不会有巨大的落差,“这部电影是跟《地球最后的夜晚》不太一样的电影,首先,这部电影的宣传语是‘凭孩子入场’,我们非常清楚地知道,这是一部拍给孩子看的低幼电影。第二,这个宣传片没有任何的功利心,情绪上不存在任何拉高和互斥。第三,《小猪佩奇过大年》是一部动画片,不太容易通过动画片来表达出爱与家的主题,所以,我们才通过《啥是佩奇》这样一部反映乡村留守家庭问题的宣传片来把空巢老人与孩子联系在一起,小猪佩奇就成为了一个桥梁。所以,《啥是佩奇》是宣传片,完全不是预告片,阿里影业也没打算用这个片子提高票房。导演合适的时间做了合适的事,也刚好碰到用户在春节来临之前的情绪,仅此而已。”

  我险些毙了它

  这个爆款很幸运

  《地球最后的夜晚》和《啥是佩奇》的横空出世,突然间让中国电影圈的营销水准提高了好几个层级,对此,李捷强调的是营销的“偶然性”。他坦承自己正是差点毙掉《啥是佩奇》的那个人,他还把这个经历发到了朋友圈上,“当时,电影宣传团队想让导演整个宣传片,找我批准,我一看预算和台词脚本,这么个动画片居然搞这么大宣传片的预算,而且看起来和电影关联度也不高啊,所以我差一点把宣发负责人杨海踢出去。但是宣发团队比我更固执,他们的软磨硬泡让我刹那间觉得不管怎样,这种执着应该支持一下,所以只要有人能合作支持,还是可以做……”

  由此,李捷表示,创新和创意绝对不是被规划出来的,任何一个片方和动画片投资人都不太敢做这件事,这个宣传片到今天为止被毙掉的可能性,重来一遍还是在80%以上,而最终做成了,是有运气的成分。而且,如果没有张大鹏导演,也未必拍出这个片子,“这个片子挺难的,通过一个短片表达这么多情感,很考验导演功力”。

  而对于《啥是佩奇》作为营销案例给业界带来的思索,李捷说:“中国电影票房不是特别好,有很多的原因。包括网络的冲击、题材的同质化,其实也有一部分问题在宣发上面。虽然爆款的出现都有偶然性,但是,也可以看出,电影人在互联网营销上面的用心程度和创意还是不够,还有空间。”

  李捷透露,阿里影业即将跟导演有新的电影合作,他开玩笑称:“我要跟导演签协议,让导演新片也拍一个宣传片,其热度不可以低于《啥是佩奇》。”

  文/本报记者 肖扬

一些强者收回看向天书的目光,将注意力放到了姜遇等人身上,眸子分外慑人,既然这两人一猪能够活下来,也许知悉九龙地势的诸多隐秘,让他们动起了心思。“不好说!方才两人闲谈之时,一个说是做贩货生意的,一个说是肉铺的老板,但是当我吩咐老三他们去询问小刀镇特产虎头枣和北滩羊时,这两人却几乎都没有任何反应。至于小月和小莲二女,原本这水性游术就比鱼欣儿差上了不少,两人又是情急护主,自乱了节奏,竟也是倏然间脸色涨红,登即就晕厥了过去。

本文链接:http://www.cedricw.com/2018-12-29/92533.html


[责任编辑: 孙改玲]